你说他们,在一个没有未来的人面前担忧未来,对着丧失资格的人说怀疑梦想。如向亡灵诉苦生的烦恼,所有机会都拿来表露那一点少年忧愁。

真的真的 不是在欺负我吗。

可是我没,没理由讨厌他们,从心底去憎恨他们。


我只能不爱他们


不爱他们——在自我厌弃的尽头,我偷偷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。只关注自己,只照顾自己,把废品像宝物一样呵护起来...进行着微弱地,颤颤巍巍坚持着的报复
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阿勃YUZ. | Powered by LOFTER